阿公在97/5/25,提著媽媽為他準備的旅行袋
開開心心的與阿媽,做好久以前就約定好的旅行........
***************************************************
5/23星期五,我們終於趕回關山
迎接我們的只有肅穆的氣氛
門前擺著莊嚴的靈堂,一旁的唸佛機播送著阿彌陀佛聖號
門後,布幕圍著的是躺在冰櫃裡的阿公
並沒有像阿媽過世時哭喊著爬進門的激動情緒
但上香時,二行眼淚還是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我和弟弟默默的跟阿公說,我們回來送您了
***************************************************
懷著悲傷,這二日我們都有守夜
盡些為人後輩的義務
5/25當天是阿公火化的日子,我和弟弟陪他度過最後的下半夜
一清早五點多大家就趕緊起床準備六點的入殮及封棺
因為生肖有沖到,我和弟弟沒辦法在一旁陪著
入殮之後由大舅幫阿公發給我們手尾錢
大家沉默的排著隊,到阿公面前看他最後一眼,跟他說謝謝
我看到阿公身著西裝,表情安詳,旁邊放了許多他喜愛的用品
當然還有媽媽親手為他整理的旅行袋
裡面有阿公最喜歡的幾套衣服,也有我們幫他買的La new二用鞋
看著阿公,我出神的想到去年過年寫的網誌
節錄如下:
***********
大年初八2/25,本來這天大家是講好
要帶阿公去初鹿牧場走一走
因為我在國曆新年那時有跟阿公說好,農曆過年要帶他去
媽媽也很期待,她說上次姊姊姊夫曾帶她去過,她因掛心阿公的情形
所以玩的不太盡興
但她對那兒的印象很好,說那是一個散心的好地方
可是阿公看起來身體狀況似乎不太能承受這樣的舟車勞頓
因為他大年初四才剛住院告一段落返家休養
容易嗆到所以裝了鼻胃管,開始喝亞培安素
但是喝那個卻讓他嚴重腹瀉,身體虛弱
所以我們雖然早早就起床,但是看媽一直忙來忙去,我們也配合著幫忙
早上陪阿公在戶外曬了好一會兒太陽
這是阿公病後我第二次看見他,所以不若弟弟的震撼
阿公明顯瘦削的身體和雙頰,看了令人非常不忍
早晨的冬陽、清新的空氣,這一切是那麼的有朝氣
但是生命的衰老,卻一刻也停不下它的腳步
看著阿公曬的微為紅潤的膚色和偶爾從嘴角流下的口水
弟弟和老公在一旁翻拍以前的舊照片
生老病死的過程在光影的交錯中顯得那麼的無情,卻又那麼的公平
中午由印傭和媽媽及二位男丁幫阿公洗澡
洗好後大家齊在他的房間幫他按摩、擦擦乳液.......
************
因為篇幅關係,網誌對後來的事並沒有多做贅述
媽媽為了讓阿公還是能出門逛逛
我們就去了台東的大潤發
還在回家的路上花了很長的時間買釋迦和晚餐的便當
其實阿公早該回家吃藥休息了
他並沒有很多體力可以跟我們在外面晃
可是他還是寬容的看我們做著每一件事
在不是很舒服的車上打瞌睡
均勻的呼聲伴著車上的笑語
當時真的沒想到那會是我們跟阿公最後一次一起坐在這部車上
阿公的每況愈下,甚至到一起床就會昏倒
然而阿公在池上的悟饕飯包店吃便當的情景
我似乎還能見到,他若有所思的眼神,和嘴角的那顆飯粒
****************************************************
5/25當天出了一個大太陽,天氣清朗的就像我印象中的關山
封棺及移柩之後,就是家祭公祭的時間
會場外來了很多很多人,或站或坐,擠滿整條巷子,直到巷口
大家著孝服,擠在小又密不通風的後台先挨著棺木坐著
按照禮儀公司司儀唱名依照輩份出去跪拜
媽媽依然哭的很傷心,對著阿公的棺木喃喃說著話
接近十點時,我們將棺木送上靈車
陪阿公走最後一段到火葬場的路~~~
台東火葬場設備很先進,都是全自動管控的
在簡單的儀式後,阿公的棺木被緩緩推進去
大家拼命的喊著~阿公快跑啊~火來了......
雖然知道阿公早就捨棄了老舊的肉體,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
但這一刻,還是哭得不能自己
一幕一幕與阿公相處的片段在腦海中閃過
想到從此再也見不到阿公
那是即使脫下孝服,也褪不去的悲傷啊......
************************************************
下午回到關山,略微休息之後
其他人與中午留在台東撿骨的大舅二舅大阿姨約在關山鎮的靈骨塔
要將阿媽的骨灰移至新塔,與阿公一起作伴
當大舅將阿公及阿媽的骨灰罈擺好之後
擲筊問阿公有擺好嗎?
沒想到阿公給了個怒筊挑眉質疑
二舅舅上前再稍微喬一下,再擲筊,順利聖茭
大舅開玩笑說阿公果然比較疼二舅吐舌頭
之後大舅再擲筊問阿媽
阿媽給了笑筊~~
當然再派上二舅,依然是笑筊~~
順序連大表哥洲丞哥哥和大舅媽一共四個人都上去喬過了
阿媽就是一直給笑筊
舅舅舅媽和媽媽都說,阿媽是很開心終於能跟阿公再在一起,開心的笑著呢~~
最後直到二舅媽也上前喬了
阿媽才給了聖筊
原來是阿媽很久沒看到我們這些晚輩
想我們一一向前給她看個清楚吧動畫快遞
***************************************************
媽媽說以前她回去看阿公
要回高雄時
雖然阿公會捨不得
但還是會跟她說~那祝妳旅途愉快
阿公這一二十年來,漸漸邁入老病
常常會跟媽媽說,羨慕她能四處走動遊覽(台語)
如今阿公解脫了,不再需要拖著老病的身軀
我彷彿可以看見關山總是蔚藍的天空中
阿公提著媽媽親手為他準備的旅行袋
和阿媽手牽著手走向西方極樂那個沒有生老病死的淨土
做很久前就約定好的旅行
不禁輕聲的說~阿公阿媽,祝你們旅途愉快
關山與池上這一片片相連翠綠的稻海、連綿起伏的山巒
伴著阿公阿媽七八十幾個年頭
以後也會一直伴著我們
伴著後世代代子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eleste 的頭像
Celeste

CelesteChen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