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很久沒到板橋地院的我
因為一個違約戶的案子
到板院要提存兼申請假扣押強制執行
為什麼說我很久沒去做了呢??
我啊~上次做這件事是在95年我剛進公司不久時吐舌頭
********************************
在等待公司會計阿珮去申請台支的空檔
打電話給以前的同事林草莓
本來想跟她打聽板橋地政是否隨著市政府搬遷的事
沒想到她也不了天使
於是我打算不再申請新的土地建物謄本
直接殺到板橋地院是也~~
到了板橋地院先向遞狀七號櫃臺小姐打聽目前提存的方式
她看一看假扣押的狀紙
跟我說現在提存要繳三種費用
也就是說,除了保證金和執行費以外,要多繳一種提存費的費用驚訝
提存費是500元~~
哇塞~我心想法院真是夠了,是怎樣很缺錢是吧???
提存在法院的金額拿來活儲一天就不曉得有多少利息了
雖然利息也會算給債權人啦
可是算給債權人的畢竟很少啊目瞪口呆
這樣還加收費用~難怪法院一棟蓋得比一棟豪華,一棟蓋得比一棟氣派
掏掏腰包還好自己有多帶500元
沒想到這時旁邊台銀小姐跟我說出的數字,居然跟我算的不一樣
一問之下原來~現在執行費漲到千分之8驚訝
天啊~法院真是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地方
還是看準了最大苦主其實是剝削一般人民的銀行
所以收錢一點也不手軟
這時突然有個經過的路人甲突然用筆戳了戳我
我想說誰啊~轉頭一看原來是林草莓小姐
該不會...林草莓小姐是在跟蹤我吧挑眉質疑
原來林草莓是跟香貢貢襄理還有一位新進的同事來板院辦事
剛好就遇見我啦
繳完錢來到提存所
見到那個親切的小禿頭劉伯伯書記官( 應該姓劉吧~他還在啊~撐真久)
我以前對他印象很深刻
他就是動作很"優雅"(應該是說很緩慢啦~),很冷面笑匠的一個書記官
我和林草莓就很久沒見啊~在他前面哇拉哇啦的拼命聊天
他看了一下我的文件,跟我說~咦?妳現在是在哪工作?
我說,在證券公司啊戴太陽眼鏡
原來他還記得我跟林草莓是同一間銀行的ㄋㄟ
(這又牽扯出他十幾年前買到慶X銀行一股290元的股票那悲慘的回憶)
還發現我很久沒去板院提存了...呵呵
他過一會兒又說~你這提存書的格式....
林草莓接話啦~喂!格式早改成A4了好不好驚訝
不過好人劉伯伯書記官還是讓我過了
辦完提存,林草莓說要先去閱卷
我就把狀紙拿去分案室
開開心心的把分案完成的登記簿拿回來給劉伯伯書記官
正要轉身離開,高興遇到熟人而讓提存過程很順利時
劉伯伯書記官突然跟我說~妳現在是要回去了嗎?
我還很帥氣的說~是啊~難道書記官要我留下來陪你聊天嗎?
(注意哦~笑點出現了)
劉伯伯書記官緩緩的從左側的抽屜拿出已經蓋好章的提存書跟我說
~那這個~妳不要了嗎??
哇啊啊啊~果然是冷面笑匠劉伯伯書記官的風格
真尷尬我剛才居然還自以為帥的調侃了有年紀的小禿頭劉伯伯書記官
真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在他面前啊!
他還笑一笑說~我想說妳那麼趕,連提存書都不要了呢~這可是最重要的吧~
一整個就是拼命傻笑XD
趕緊溜到收狀處大廳打電話給林草莓
等香貢貢襄理他們開完庭,大家一邊聊天
還送我回到我家巷口
結束了這次幾近失憶的法院辦事記
********************************
再努力工作二天
就可以休假回高雄囉~
這次就是跟杜莉德老師約好諮詢的行程
看怎麼樣再寫部落格拉!
努力工作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eleste 的頭像
Celeste

CelesteChen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