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公在97/5/25,提著媽媽為他準備的旅行袋
開開心心的與阿媽,做好久以前就約定好的旅行........
***************************************************
5/23星期五,我們終於趕回關山
迎接我們的只有肅穆的氣氛
門前擺著莊嚴的靈堂,一旁的唸佛機播送著阿彌陀佛聖號
門後,布幕圍著的是躺在冰櫃裡的阿公
並沒有像阿媽過世時哭喊著爬進門的激動情緒
但上香時,二行眼淚還是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我和弟弟默默的跟阿公說,我們回來送您了
***************************************************
懷著悲傷,這二日我們都有守夜
盡些為人後輩的義務
5/25當天是阿公火化的日子,我和弟弟陪他度過最後的下半夜
一清早五點多大家就趕緊起床準備六點的入殮及封棺
因為生肖有沖到,我和弟弟沒辦法在一旁陪著
入殮之後由大舅幫阿公發給我們手尾錢
大家沉默的排著隊,到阿公面前看他最後一眼,跟他說謝謝
我看到阿公身著西裝,表情安詳,旁邊放了許多他喜愛的用品
當然還有媽媽親手為他整理的旅行袋
裡面有阿公最喜歡的幾套衣服,也有我們幫他買的La new二用鞋
看著阿公,我出神的想到去年過年寫的網誌
節錄如下:
***********
大年初八2/25,本來這天大家是講好
要帶阿公去初鹿牧場走一走
因為我在國曆新年那時有跟阿公說好,農曆過年要帶他去
媽媽也很期待,她說上次姊姊姊夫曾帶她去過,她因掛心阿公的情形
所以玩的不太盡興
但她對那兒的印象很好,說那是一個散心的好地方
可是阿公看起來身體狀況似乎不太能承受這樣的舟車勞頓
因為他大年初四才剛住院告一段落返家休養
容易嗆到所以裝了鼻胃管,開始喝亞培安素
但是喝那個卻讓他嚴重腹瀉,身體虛弱
所以我們雖然早早就起床,但是看媽一直忙來忙去,我們也配合著幫忙
早上陪阿公在戶外曬了好一會兒太陽
這是阿公病後我第二次看見他,所以不若弟弟的震撼
阿公明顯瘦削的身體和雙頰,看了令人非常不忍
早晨的冬陽、清新的空氣,這一切是那麼的有朝氣
但是生命的衰老,卻一刻也停不下它的腳步
看著阿公曬的微為紅潤的膚色和偶爾從嘴角流下的口水
弟弟和老公在一旁翻拍以前的舊照片
生老病死的過程在光影的交錯中顯得那麼的無情,卻又那麼的公平
中午由印傭和媽媽及二位男丁幫阿公洗澡
洗好後大家齊在他的房間幫他按摩、擦擦乳液.......
************
因為篇幅關係,網誌對後來的事並沒有多做贅述
媽媽為了讓阿公還是能出門逛逛
我們就去了台東的大潤發
還在回家的路上花了很長的時間買釋迦和晚餐的便當
其實阿公早該回家吃藥休息了
他並沒有很多體力可以跟我們在外面晃
可是他還是寬容的看我們做著每一件事
在不是很舒服的車上打瞌睡
均勻的呼聲伴著車上的笑語
當時真的沒想到那會是我們跟阿公最後一次一起坐在這部車上
阿公的每況愈下,甚至到一起床就會昏倒
然而阿公在池上的悟饕飯包店吃便當的情景
我似乎還能見到,他若有所思的眼神,和嘴角的那顆飯粒
****************************************************
5/25當天出了一個大太陽,天氣清朗的就像我印象中的關山
封棺及移柩之後,就是家祭公祭的時間
會場外來了很多很多人,或站或坐,擠滿整條巷子,直到巷口
大家著孝服,擠在小又密不通風的後台先挨著棺木坐著
按照禮儀公司司儀唱名依照輩份出去跪拜
媽媽依然哭的很傷心,對著阿公的棺木喃喃說著話
接近十點時,我們將棺木送上靈車
陪阿公走最後一段到火葬場的路~~~
台東火葬場設備很先進,都是全自動管控的
在簡單的儀式後,阿公的棺木被緩緩推進去
大家拼命的喊著~阿公快跑啊~火來了......
雖然知道阿公早就捨棄了老舊的肉體,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
但這一刻,還是哭得不能自己
一幕一幕與阿公相處的片段在腦海中閃過
想到從此再也見不到阿公
那是即使脫下孝服,也褪不去的悲傷啊......
************************************************
下午回到關山,略微休息之後
其他人與中午留在台東撿骨的大舅二舅大阿姨約在關山鎮的靈骨塔
要將阿媽的骨灰移至新塔,與阿公一起作伴
當大舅將阿公及阿媽的骨灰罈擺好之後
擲筊問阿公有擺好嗎?
沒想到阿公給了個怒筊挑眉質疑
二舅舅上前再稍微喬一下,再擲筊,順利聖茭
大舅開玩笑說阿公果然比較疼二舅吐舌頭
之後大舅再擲筊問阿媽
阿媽給了笑筊~~
當然再派上二舅,依然是笑筊~~
順序連大表哥洲丞哥哥和大舅媽一共四個人都上去喬過了
阿媽就是一直給笑筊
舅舅舅媽和媽媽都說,阿媽是很開心終於能跟阿公再在一起,開心的笑著呢~~
最後直到二舅媽也上前喬了
阿媽才給了聖筊
原來是阿媽很久沒看到我們這些晚輩
想我們一一向前給她看個清楚吧動畫快遞
***************************************************
媽媽說以前她回去看阿公
要回高雄時
雖然阿公會捨不得
但還是會跟她說~那祝妳旅途愉快
阿公這一二十年來,漸漸邁入老病
常常會跟媽媽說,羨慕她能四處走動遊覽(台語)
如今阿公解脫了,不再需要拖著老病的身軀
我彷彿可以看見關山總是蔚藍的天空中
阿公提著媽媽親手為他準備的旅行袋
和阿媽手牽著手走向西方極樂那個沒有生老病死的淨土
做很久前就約定好的旅行
不禁輕聲的說~阿公阿媽,祝你們旅途愉快
關山與池上這一片片相連翠綠的稻海、連綿起伏的山巒
伴著阿公阿媽七八十幾個年頭
以後也會一直伴著我們
伴著後世代代子孫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1 Wed 2008 16:10
炎熱的夏天,在關山的日式舊厝裡
幾個小孩溜出舒適的冷氣房
到對面的柑仔店買冰棒的小時候
隨著十幾年前疼愛我們的阿媽過世
就這樣成為過去
也隨著我們的年紀增長
很少能回關山
而當初混在一起的表兄妹
幾乎都已結婚生子
自然而然的成為過去
現在~連這棟房子最後的回憶
也隨著阿公的往生
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將永遠的成為過去
這世界上的一切
看似真實,卻永遠都是虛幻~~
**********************************
阿公在我僅有的印象裡是個嚴謹的人
而對我而言
是阿媽去世之後,才注意起阿公所說的話
因為阿媽在世的時候,阿公說的永遠都只有呵呵呵~
阿媽的疾病來得非常突然
在我高中的時候,她突然得了胰臟癌
在她生病的那段期間,我們都有分配時間輪流回關山陪她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把跟她的談話用錄音機錄起來
其中有二句對話我記得很清楚
我說~阿媽~我們都沒有很多時間回來陪妳,妳會不會寂寞?
她說~會啊~可是你們有回來我就好高興~
我說~阿媽!我覺得我的身材都圓嘟嘟的,真討厭
她說~沒關係,妳很可愛啊~以後一定會有好男生喜歡妳的
只是二句平常的對話
但對於我這個幾乎沒有記憶的人,居然能記那麼久
可見當時那五味雜陳的心情,印象之深刻
但是那塊錄音帶後來不知怎麼的,就不見了
隨著阿媽的過世,我對於關山的印象漸漸的淡化
因為那兒的溫暖,那兒的笑聲
都是屬於阿媽的
她一走~~我回去時只感到悲傷和失落
加上後來媽媽離婚,都不想回去面對娘家人
所以大家就和關山的親戚,包括阿公,失聯了好一陣子
再次回去是媽媽憂鬱症那時
阿公顯然給了媽媽很大的親情支柱
這印證了媽媽說她是最受寵的小女兒這句話
阿公當時應該已經獨居十年之久
雖然膝蓋有些不便,但總還能自主走動
但其實照顧她的舅媽跟媽媽說
阿公喜歡吃紅燒曠肉,家裡堆滿許多不用的東西,又不准她們打掃
在感覺裡,阿公變成是個固執而莫名其妙的老人
當然在親戚間也有些他特別偏心誰的耳語
因為我們跟他並不親,所以無從分辨真假
但我們久久回去一次,阿公都堅持一定要叫一桌好菜請我們
大家陪他吃一頓,小酌一番
飯後他會一一問我們現在是做什麼工作啊?
我們很用力的說,他也用力的豎起重聽的耳朵聽
認真的評析一番
雖然結論總是叫我們最好去當老師吐舌頭
最近這二年,我已經不記得為什麼,阿公開始臥床
好像是糖尿病和血壓的問題
媽媽為了照顧他,在關山連續待了一年多
在外勞逐漸上手之後,我以為雖然在床上什麼都不能做的阿公,依然很無聊
但是在大家的關心之下,會慢慢好起來的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忙於自己工作生活的我,已經很久沒回關山
四月時媽媽說要回去一趟
本想包個紅包給媽媽帶去,後來考慮一下之後
覺得六月回去一趟再親自拿給阿公好了
沒想到就在五月十號,大舅急call媽媽
說阿公換胃管的時候嘔吐,引發肺炎
醫院緊急送入加護病房,並發出病危通知
媽媽趕回去幾天之後,阿公就在5/13凌晨安詳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
阿公過世讓我覺得感慨萬千
人的一生其實這樣過來,真正一路陪伴的人並不多
走了以後,以前所發生的風風雨雨,不管喜悲,又有何重要?
無量億劫過去後,沒有人會記得這個生命曾經存在
就像海灘上的一顆沙子
何處停留?何處飄泊?
 
 
******5/20~~阿公頭七*******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從來不是一個容易討人喜歡的人
這個事實在我的生活中越來越清楚
我真的很想努力做我自己
不想要刻意讓自己變得很討喜
難道~這也礙著了你們嗎???
最近發現身邊的人對我的評價很極端
有朋友說我對人親切
也有人說我看來冷漠且難以靠近
我只曉得自己一直都真誠的對待朋友
盡心盡力的經營每個得來不易的緣分
如果你覺得我難以靠近,那一定是因為你並不值得我為你付出
我對是非的感覺很清楚
更沒法強迫自己同流合污...明明知道不對,卻裝作不知情
你可以說我不近人情
事實是我不夠市儈,闖入證券市場這個大森林
不要因為拿出了幾個臭錢買我的時間
就了不起到可以任意批判我的價值
在你做更骯髒的勾當的時候,更沒有資格評斷我
對於不當的言論我雖無法做到不在乎
但也別想影響我什麼
我會按照自己的步調,過自己的人生
就在這一刻,我真的很想像以往一樣的瀟灑千山獨行
但是我要忍耐
有一天我有足夠的體力闖天涯的時候
才是離開這口井的時候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