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4 Mon 2006 00:04
  • 週記

這一週還是沒去工作
不過因為媽媽上來台北住
所以每日的行程排的滿滿的
希望媽媽在台北能有充實的一週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
因為要帶媽媽去做一些不一樣的事
我也初嚐試去上瑜珈課
其實我對於瑜珈一直有很深的恐懼
一是因為我的筋骨一向很硬
所以拉拉扯扯的會很痛
所以對於瑜珈很反感
二是因為我很害怕一旦去上瑜珈
老師會說我怎麼年紀輕輕就一把老骨頭之類ㄉ
我會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羞愧萬分
>>>>>>>>>>>>>>>>>>>>>>>>>>>>>>
還記得帶媽媽去上瑜珈是中午12:10
一節課都是一個小時
準時到達教室的我們
發現.....天啊
只有我、媽媽和老師
沒錯!!就是只有我們三人
櫃臺跟我們說:你們賺到囉!!老師一對一教導!
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進入教室
老師跟我們說這堂課人是比較少沒錯
而且有些人會遲到
開始上課老師一邊放音樂一邊教一些伸展的動作
由於媽媽年紀大了
身子骨又有點毛病
老師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對我的表現她就很困惑了
從不時來我身邊幫我壓一壓和口頭跟我說:再下去一點
到最後竟然直接跟我說:妹妹妳的骨頭比媽媽還硬耶!!
真是讓我覺得無地自容
勉強的做完一節課
媽媽還開心的在休息廳跟沒事的老師閒聊
我除了頭暈還極度的想吐
問了老師才知道
原來有些人第一次做瑜珈
因為呼吸控制的不好
或者是過度使用腹部的肌肉
都會導致頭暈想吐
趕快離開教室去買一杯酸梅湯來喝
才稍微緩和一下想吐的感覺
>>>>>>>>>>>>>>>>>>>>>>>>>>>>>>>>>
星期六帶媽媽去金山的法鼓山道場
非常莊嚴也非常漂亮
不過道場離停車的地方非常遠
還要走過層層的階梯與山坡才能到達大殿
禮完佛後在大殿的外面看風景分外壯觀
不過最值的一提的是
我們上去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快六點ㄌ
當時上山的信眾不多
和我們一起在大殿外面休息的不過七八人左右
看到有三位法師和一位在家居士對著遠方指指點點
像在討論些什麼
我們覺得穿棕色海青的似乎就是聖巖法師本人
但是因為師父們都帶著口罩
也無法證實
又不敢上前打擾
一直到師父們要離去了
摘下了口罩
我們才確定的確是聖巖師父本人沒錯
趕緊迎上前去向師父合掌請安
並目送師父們離去
心中充滿無限法喜
當天晚上在陽明山當初我們拍結婚照的海芋田吃晚餐
還有到"草山夜未眠"喝茶欣賞夜景
>>>>>>>>>>>>>>>>>>>>>>>>>>>>>>>>>>
星期日我們帶媽媽和弟弟去木柵找大阿姨
和阿姨的二女兒女婿(表姊及表姊夫)
他們有一個很可愛的兒子
才一歲四個月
大家一起去國父紀念館走走逛逛
還看到衛兵下哨和降旗典禮
假日的國父紀念館真是熱鬧極了
晚餐在朋友開的餐廳用餐
老公又荷包大失血......   
>>>>>>>>>>>>>>>>>>>>>>
這個星期過的還真充實
我幾乎都快把考試差一分的惆悵心情忘了
不過......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一絲絲的難過
唉.....都幾歲的人了
還要面臨讀書時代的分數打擊
現實真是殘酷啊//////////////////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妳說妳夢見他
在不斷下著淅瀝瀝雨的夜裡
夢境卻一反現實的天朗無雲
好久不曾這樣並肩走著
夢裡....你們在風光明媚的湖邊遊玩
湖邊有楊柳
楊柳底下有石椅
走累了坐在石椅上
靠著他的肩膀
吹著徐徐的涼風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聊著
他說他很快樂
但妳卻沒有忽略一旁有人鄙視ㄉ眼光
這樣的一段感情ㄚ
妳說....連在夢裡都不被允許嗎??
我問...你們....是愛吧??為什麼不在一起??
妳幽幽的說不是沒試過
或許就是沒有緣份
但是曾經允諾對方是這一輩子最重視的朋友
也就因為如此吧....
彼此都已經有了對象
仍然心心念念的人是他
於是...陰雨的天氣裡
妳夢見的是
有他的藍天
即使醒過來後的妳
如此悵惘..........................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8是難得的好天氣
前一晚晚我就和老公在那裡計畫要去哪裡"匪類"
看看網站上由八隻哈士奇擔綱演出的"極地長征"上映了
所以當天很早就爬起來
準備去看比較便宜的早場電影
   
早上九點多我們二人騎機車到西門的國賓
門口稀稀落落的只有小貓二三隻
和之前我們來看哈利波特時的盛況比起來差很多
順利的買票進場
開始觀賞八隻哈士奇和冰雪奮鬥的故事
故事的大概是敘述南極探險隊裡有八隻哈士奇犬
擔負拉雪撬運輸人及器材的工作
也同時是工作人員的好朋友
某一天有一位科學家要到南極的一個山谷取水星來的隕石
但是因為天氣不穩定
返回基地的途中發生了意外
靠著哈士奇們才救起了跌入冰河中的科學家
然而嚮導和科學家都受了傷
風雪又有持續增大的趨勢
故基地工作人員緊急撤離了南極
且決定也將冬季的計畫取消
因為時間急迫且飛機承載量不大
八隻哈士奇犬被留在南極
工作人員本想等隔天天氣好轉再去接狗狗
由於天候惡劣所以根本找不到回南極的方法
八隻哈士奇犬獨立在南極求生180天
過程有笑有淚
大家一起通力合作補海鳥
還擊退了豹紋海豹取得食物
雖然求生的過程中損失了"老傑克"和"杜威"二個伙伴
領袖"瑪雅"也被咬傷
但是大家還是努力活下去等待
最後工作人員終於等到支援來接狗狗
相逢ㄉ這一幕使電影院的每一個人都感動ㄌ
     
步出電影院我順便去拿了極地長征的簡介
除了劇情及演員介紹外
我發現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地方
簡介DM裡特別有一頁寫著"愛我,不一定要佔有我"
寫著養哈士奇的話需要具備哪些能力
請大家不要因為一時感動就跑去養一隻哈士奇
完全不考慮後果
我覺得這樣的設計很不錯
因為養狗是要付出一定的心力
不然狗狗和主人都不會快樂
所以養狗之前一定要考慮清楚這是正確的觀念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是從好朋友政毅的部落格看到的一篇文章

覺得內容寫得很好

所以引述該文章到我的部落格給大家分享

希望大家都能讓自己自由

 

引述

遠離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年的4/5是我嫁人之後的第一個清明節
婆婆早就交代我和老公當天一清早一定要起床
因為要到宜蘭公公老家去掃墓
   
當天早上約六點半就出發了
一路上車子真是多到爆
走走停停一直到將近九點半才到宜蘭
宜蘭老家的親戚大多是老公的堂哥和堂嫂們
對於我這個初見面的弟媳他們似乎很不習慣
還頻頻的跟我老公說你女朋友這你女朋友那ㄉ
(因為他們都是公公哥哥的孩子,而公公ㄉ哥哥已去世,所以當初
我們結婚時並未請這些堂哥堂嫂來觀禮)
當天天氣好的嚇人
不過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可怕的事還在後頭
由堂哥們開車帶我們抵達公墓後
我們掃ㄉ是爺爺的墓
墓上雜草蔓生
男丁們拿著各式刀器整理了一番
已經是半小時之後ㄌ
將近十一點鐘的太陽大辣辣的掛在天空
我撐著陽傘在一邊覺得快被熱昏ㄌ
這時堂哥堂嫂們趕緊將貢品擺上
頂著烈陽我們順序祭拜ㄌ起來
因為天氣真的很熱
所以上完香之後大家夥趕緊燒金紙
十一點半左右就完成了所有的動作
當我正在喘一口氣想說可以回家ㄉ時候
大家的腳步移動卻不是向回家的方向
原來還有第二個墓
是奶奶和伯伯的墓
距離第一個墓說長不算長說短不算短的距離
而且到那個公墓一看......哇塞
我們要掃的墓在...在...在最上面
最扯的事是居然沒有樓梯
我們必須爬著別人家的墓才能到達
我和婆婆爬了老半天終於爬上去了
但是....這個墓可以說被覆蓋在一個小樹林下面
所以男丁們光除草拔樹就花了快四十分鐘
女眷們由婆婆領頭在一邊聊著政治情事
小孩子在一邊跑來跑去的玩
只有我一個人撐著傘被別人燒金紙的煙燻到快窒息ㄉ站在一邊
     
好不容易上完了香
婆婆說她想要先慢慢爬下去
快要昏倒ㄉ我趕緊跟婆婆一起"落跑"
一邊和婆婆聊天一邊慢慢ㄉ走到公墓出口
婆婆問我有沒有想喝什麼飲料
恰巧路邊有賣運動飲料
婆婆就買了一罐舒跑給我喝
婆媳倆在附近樹蔭處休息了好一會兒
才看見大家夥終於又熱又累的下山ㄌ
回到老家時一點多,稍事休息大家趕緊開車去餐廳吃飯
如果看文章的人覺得這悲慘的一天
應該會在午飯歡愉的氣氛下結束ㄉ話
那就錯ㄌ
因為吃完飯
還得趕去海邊掃祖墳ㄌㄟ
   
吃完中飯原班人馬不敢懈怠的驅車前往海邊
這次是要掃祖墳
這時雖然烈陽有稍稍收斂一些
但是海風非常大
吹亂大家的頭髮不說
連貢品都擺不住才真的是傷腦筋
點燃的金紙也滿天飛舞
大家左躲右閃ㄉ
深怕一個不小心衣服著火ㄌ可就慘ㄌ
正在焚燒金紙的時候居然下起了小雨
婆婆趕緊叫大家快點收拾回車上避雨
結束了忙碌的掃墓行程
終於在下午四點多踏上回台北的歸途
想當然爾......一路上又是車多擁擠到不行
   
想起還沒嫁人時在岡山家裡掃墓的過程
突然覺得輕鬆極ㄌ
因為家裡根本就不用準備那麼多的菜色
大部分都是乾料比較多
而且只需要掃爺爺的墓
爺爺的墓在一片甘蔗田裡面
通常就是和叔叔一家人約好早上九點鐘左右
一起走進去甘蔗田掃墓
而且因為在甘蔗田裡
雜草也不會長到那種沒有節制的感覺
爸爸和叔叔通常都十多分鐘就清好ㄌ
大家有說有笑的在田埂上吃橘子
把橘子皮丟在墳頭上
燒完金紙就快快樂樂的回家ㄌ
回到家通常都才早上十點多
這種感覺真是輕鬆啊!!
那像今年的清明......唉!
難道真的是有一好沒二好嗎?
只能說....希望明年的清明不要再重來一次囉
不是我不懂得慎終追遠
但是這樣的折騰
真的想到都會頭皮發麻......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天下午和以前的同事明瑩一起去喝下午茶
明瑩是在我進去慶豐半年的時候退休
和她在台大的"集客"各點一客下午茶
很久不見的我們
聊一些生活上的瑣事
當然也聊起她離開後這二年半的公司演變的情形
勾起我許許多多的回憶
像剛剛進去慶豐時的同梯-伯修和明靜
當時管的分行-大同
當時的襄理-鄭襄
當時我們三人的師父分別是"勝傑、雯寧和家棻"
後來我調過去林襄那組
接手了淑燕留下的大安分行和松山分行的一半
和秉顥搭檔了一段日子
許許多多的人離開ㄌ
豪宏、明靜、秉顥..........
或許恩怨情仇
在當時是那麼的深刻
從我們的閒暇下午茶時光娓娓道出
有如飛鴻雪泥一般
一切都已經雲淡風清ㄌ
我用勇氣買回了我的自由
但是卻失去了和同事的相處時光
騎車回新店的路上
風,颳起一地的感傷
>>>>>>>>>>>>>>>>>>>>>>>>>>>>>>>>>>
在即將離職的這些日子裡
我做了很多改變
也從很多改變中得到了啟示
只希望我愛的你們
都能夠平安順利的渡過每一天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